湖北日报记者探访隔离病房:直击患者转运至定点医院首日(图文)

2020-01-27 来源:湖北日报

1月24日,是武汉各大医院收治的新型肺炎确诊病人与疑似病例,转至武汉市汉口医院、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、武汉市七医院、武汉市四医院西院区、武汉市九医院、武汉市武昌医院和武汉市五医院七家定点医院的第一日。

当日,记者探访定点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。

1月24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余谨毅(右二)身穿防护服深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区采访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,前来增援的协和医院医护人员互相帮助穿好防护装备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一天腾出400张床接收病人

1月24日,阴雨绵绵,武汉的街道冷清、空落。早上不到8点,红会医院门口道路两侧却停满车辆,一楼发热大厅挤满患者。

“昨晚都排到了路边丁字路口。”一位护士说。

红会医院是所综合性二级医院,1月22日被整体征用,其他专科门诊停诊,只开发热门诊,收治新型肺炎疑似和确诊患者。

穿过门卫把守,进入医院大楼。昔日各科门诊的一楼、二楼,已改为发热门诊,三楼曾是门诊,四楼曾是普外科,现都成为留观输液区。

“您从哪里来?刚去过污染区了吗?扔掉帽子和口罩。”五楼的入口处,带着手术帽和口罩的两名医务人员严格把守。这是曾是妇产科,现在改为了缓冲区和清洁区,医务人员在这里换上防护服后直接进入6楼以上的隔离病房。

缓冲区和清洁区的另一侧的病房,现在成为医护休息室,走廊处还杂乱堆放着病床和柜子。“时间很仓促,条件很简陋”,该院表示。休息室内,病床连成“大通铺”,躺着协和医院、新华医院来此支援的医护人员。

1月24日13时许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职工餐厅,部分医护人员离开污染区,来到食堂匆匆吃完盒饭,赶紧返回隔离区继续工作。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每天穿着密封的防护服,无法喝水、上厕所,只有吃饭时间能够短暂休息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红会医院院长熊念介绍,接到上级通知后,该院仅用一天,按照流程完成医院改造,清退各类慢性病人330人,腾出了400张床,紧急培训内、外、妇、儿科等各科医护转岗成为呼吸科医生。1月23日晚,从协和医院转运的140余名患者顺利入住红会医院。开设发热门诊首日,该院门诊达1700人次,次日增至2400人次。

“虽然接诊量已突破极限,但疫情当前,我们只能坚守。”熊念说。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,护士杨红英脱下防护后,脸上留下口罩和面罩的印迹。她这几天一直坚守在发热门诊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病区,一位医生扶着腰在走廊上慢慢走动。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每天穿着密封的防护服长时间高强度工作,无法喝水、上厕所,只有吃饭时间能够短暂休息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八方驰援 物资医护仍“吃紧”

“今早体温多少?氧饱和度多少?”1月24日,在红会医院发热病区,协和医院感染科赵雷教授、呼吸科刘红菊教授与该院医生一起查房。“控制好体温,抗病毒治疗,加强营养支持”,听完病情介绍,赵雷教授说。

“赵教授,我们愿意上一线,但我们来自妇产科、骨科,急需要你们这样的专家指导。”红会医院的医生激动地说。

在确定了定点诊疗医院后,武汉市要求同济医院、协和医院、省人民医院、武大中南医院、武汉市一医院、武汉市中心医院、武汉市三医院对口支援七家医院。

熊念介绍,目前,协和医院派60名医护支援红会医院,新华医院有40名医护在红会医院一线,但医护缺口仍突出,医护人员排班困难。

在缓冲区,一位护士因拿错防护服尺码,已拆开的防护服无法再使用,被护士长严厉批评:“防护服多紧张,你这就是浪费!”

“口罩和帽子都够,但防护服只能用到今晚零时,明天的事再想办法。”熊念不无担心。他介绍,该院在各岗位的医务人员每天约700人,按一人进两次隔离区计算,每天需要1400套,数量巨大。此前,红会医院请协和医院支援了千余套,又向武汉市一医院和优抚医院暂借部分,缺口仍很大。

门诊大厅,不少病人抱怨排队等候太长。“全院只有一台CT,24小时不停运转,每天使用量已超极限2倍多”,熊念说。

一位病人家属向赵雷教授抱怨,转运至此后没用上心电监护仪,担心治疗效果不佳。赵雷教授安慰道:“全国的物资都在往武汉运,很快就会到”。

1月23日,红会医院已向社会各界发出急需防护服和医护人员的求援信。目前,该院即将新增两台CT、100台心电监护仪。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区,护士在准备药品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区,护士在准备药品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“安心养病,医生会治好”

在该院发热六病区,尽管赵雷教授穿着防护服,仅露出眼睛,躺在病床上的78岁的高爹爹(化姓)仍靠声音辨认出他。高爹爹努力抬起头,又挥手向赵雷教授问好。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病区,患者举起双手向前来查房的医生表示感谢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高爹爹刚从协和医院转来。此前,他因高烧入院,肺部阴影,呼吸衰竭,高度疑似新冠肺炎。因有糖尿病,后又合并真菌、细菌感染,呼吸衰竭加重。赵雷教授对其抗病毒、调血糖等治疗后,仅靠鼻管给氧就可维持呼吸,逐渐康复。

赵雷教授说,高龄合并有基础疾病的人群是新冠肺炎死亡的高发人群,救治困难,但并非不可治,医患都需要有信心战胜疾病。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区,来自协和医院的专家在病房查看患者病情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隔离病区,护士为患者送上免费的午餐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1月24日,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,前来增援的协和医院医生和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起加油鼓劲,向疫情宣战。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柯皓摄)

日益增长的确诊人数、排队等候时间过长,令发热患者焦虑、恐惧甚至情绪失控,对医护人员恶语相向。熊念说,患者的情绪需要用科普疏导。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不少,世卫组织已出居家隔离指南,以供医疗条件欠缺的地区使用,患者完全可以学习并治愈。协和医院急诊科主任张劲农被确诊新冠肺炎后,自我隔离口服药物后一周恢复,这很鼓舞人心。

截至1月24日,湖北已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549例。得知很多人尚在病中和危重期,高爹爹说:“看看我,希望大家安心养病,医生会治好。”

(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余瑾毅)

编辑:刘建维

分享到:
收藏
文章评论 · 所有评论
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
点击加载更多
© 2018 枣阳网 ZaoYang5.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鄂ICP备17015193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:12377 '); })();